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·穿越 > 谍海争渡 > 第十六章 鬼使神差

第十六章 鬼使神差

谍海争渡 | 作者:只爱煞英雄| 更新时间:2019-10-02 17:24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名声!

    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贞洁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楚新蒲现如今,想要找到一个愿意为帮助自己,背负异样眼光,至名誉于不顾的女人,难度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组织的女同志联系不上,不然就是最好人选。

    最后没办法,只能将目光瞄到顾青稚头上,至于人家愿不愿意帮忙,还不清楚呢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大早,楚新蒲就离开,说下午带着姑娘回来,这早上才出去找姑娘。

    不至于和无头苍蝇一样,楚新蒲第一站就跑去报社,很容易就见到了顾青稚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今天能请假吗?找你有点事情。”

     “稍等。”

    顾青稚没有多问,跑进报社请假,她认为若是没有急事,楚新蒲不会跑上门来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顾青稚很快出来说道。

    两人迈步离开,走在路上,顾青稚好奇的问道:“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不急,坐下说。”带着顾青稚,二人找了一个清水茶楼,要了一杯毛尖坐下。

    “不情之请。”楚新蒲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顾青稚疑惑的看着他,心里越发的好奇,茶杯内的茶水丝毫未动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还要我猜?”

    “跟我回家一趟,见见我父母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顾青稚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见我父母。”楚新蒲硬着头皮又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顾青稚不傻,隐约已经听出端倪,她脸上带着好笑的神色说道:“莫不是被家里的相亲逼疯了,想要拿我应付差事?”

    楚新蒲心里暗道,要是如此简单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家里想要离开江城,我则想要留下,不找个由头,怕是很难。”楚新蒲真真假假,要说点东西出来。

    为什么离开,顾青稚没问,不稀奇。

    但楚新蒲不离开,她表示很好奇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走,江城我生活习惯了,回去小城市里能有什么发展。”不用顾青稚问,楚新蒲主动解释。

    这样的解释很合理,年轻人有这样的想法正常。

    “那你不能和家里直说,找的这个借口,太烂了吧?”顾青稚觉得,直说比这个借口,好多了。

    “家家有本难念的经。”楚新蒲言道。

    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楚新蒲继续说道:“帮个忙,算我欠你的,以后有需要,随叫随到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,你之前帮我,理应我还这个人情。”顾青稚大大方方说道。

    假扮女朋友罢了,又不是上刀山下火海。

    说出去是难为情了些,但归根结底,一咬牙一跺脚的事情。

    再不自在,再尴尬,也就是一两个小时的事情。

    退一步讲,当时报社采访,顾青稚欠楚新蒲一个人情,能还上固然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听到顾青稚答应,楚新蒲脸上却毫无喜色。

    顾青稚自然看到,询问:“我都答应了,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?”

    “有个问题我先说一声,就是我们的关系,已经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到了私定终身哪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顾青稚惊呼一声,从凳子站起来,动作太快推动桌子,茶杯内的茶水,从杯中荡漾出来,洒落在桌面上,溅起水花。

    这一幕像极了顾青稚的内心。

    假扮女朋友,没问题,可这私定终身……

    概念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很难,不过他们应该不会问,我只是给你提个醒,担心你说漏嘴。”楚新蒲急忙解释。

    家里人不是那么不着调,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,肯定会心中有数。

    但若是不给顾青稚透露一下,到时候被发现是假的,楚新蒲这腿被打断不要紧,不能继续潜伏工作才是最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顾青稚拿眼睛瞪着楚新蒲,这是问与不问的问题吗?

    哪怕是不问,到时候的目光,顾青稚都觉得如坐针毡,如芒在背。

    若要是楚新蒲父母,出门再和街坊四邻说两句,顾青稚日后如此自处?

    你让她如何证明自己清白?

    进步青年,思想开放,却不是不知廉耻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父母绝对不出门乱说。”楚新蒲拍着胸脯保证。

    你父母只有你知道,人家可不知道,你说的再笃定,顾青稚这心里都发慌。

    哪怕是相信楚新蒲,单单是去家里,那审视的目光,都能让顾青稚难以呼吸。

    “你这忙……”

    “非你莫属。”楚新蒲打断说道。

    是为难人,可楚新蒲只能厚着脸皮,硬着头皮,顾青稚是救命稻草,不能松手。

    顾青稚心中非常矛盾,天人交战。

    帮忙她很想,顾虑却也不少。

    深思熟虑后,顾青稚重新坐下,将茶杯内剩下的半杯茶水一饮而尽,咬牙说道:“我帮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欠我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铭记在心,日后必当回报。”

    顾青稚脸色发烫,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明明深思熟虑时,脑海中都告诉自己,拒绝后离开,不关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怎么话音出口,就成了帮忙?

    其实顾青稚心中是想要帮楚新蒲的忙,就如同楚新蒲当日帮助她一样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忙,今时不同往日,一个天一个地。

    带着顾青稚,买上一些礼物,向着家里而去。

    越靠近家门,顾青稚越不自然,走路都开始顺拐。

    不过楚新蒲没有劝她放松,毕竟第一次登门,紧张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两人敲门进入,李绣妏非常热情,楚闻道也笑脸相迎。

    大家坐下,开始聊天。

    李绣妏询问顾青稚的情况,顾青稚一五一十作答,楚闻道则是问顾青稚,楚新蒲的事情。

    看似是闲聊,不过楚闻道可谓是老谋深算,他担心自己儿子,雇人回来糊弄自己。

    故意询问,看看顾青稚对楚新蒲的事情了解多少。

    两人在报社共事,楚新蒲的事情,顾青稚自然了解,回答起来很流利,楚闻道心中怀疑打消。

    两个老人看顾青稚是越看越满意,长的好,有学问,报社工作,有什么不好的?

    甚至是现在楚闻道认为,楚新蒲当时和报社总编闹矛盾,从报社离开,或许是想要将岗位让给顾青稚。

    楚新蒲松了口气,从自己父母的反应看来,他们是信了,那麻烦就不大了。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